• 电话: 858-675-8777转110
  • 电邮: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弟兄姐妹们好,

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我已来北区主恩堂很久,并长期慕道,可能有些弟兄姐妹对我今天才受洗很惊讶。

虽然是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但对基督教并不是完全的陌生。20几岁的时候会偶尔去天主教堂,被教堂里的圣洁宁静的气氛震撼,后也去过基督教堂,记得当时有一位女牧者在台上说:达尔文说人是猴子变来的,那么现在怎不变了呢?那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人不是猴子变过来的,挺希奇。有空儿翻一翻圣经,但是很快我这种一时的好奇心就被更美好的花花世界给淹没。

两年前我又一次走进教堂,我们的北区主恩堂。刚一进来,有位弟兄很友善的与我打招呼,并问我得救了吗?,我当时懵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然后马上说还没。后来的一段时间,我在想,我又一次回到教会,是不是就是为了在某中意义上需要得到精神上的得救呢?来到美国10多年了,当拼搏换来自己对工作和个人生活满足以及暂时的喜悦后,经常伴随我的是空虚和对生活的抱怨,有时会对我比较亲近的人说:活着真没劲,也许死了更好,会投胎,rebirth,是另一个新生命的开始。

来教会后,虽然也喜欢参加查经团契,主日崇拜,主日学,但我的观点很久都是停留在圣经是少数人为了统治世人,为了自己的权利而杜撰出来的。人死后去哪里,佛教的六道轮回已在我的脑海里先入为主了。然而,很多圣经里的话语一次又一次撞击着我这棵顽固的心,记得第一次读到马太福音1128节,耶稣说凡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享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这段落还没读完,眼睛就已潮湿,是啊,我一日复一日的劳苦愁烦不正是需要这么一个柔和谦卑的心给我安息,作我人生的避风港吗?有个工作的同事,她是基督徒,去年去了以色列,她回来跟我说她见到圣经里描述的地点场景,这对我多少又是一次撞击,心想:啊,居然还有证可据。通过这两年不是很积极的学习,加上很多弟兄姐妹对我灵命成长的引导和关爱,增加了我对圣经的了解,渐渐的感到圣经不是人杜撰的,旧约和新约跨越400年而又前呼后应,用我们北京的土话说,那可真是神了!然而,为什么生活中有很多不平,这个世界为什么有着那么多的狡诈,贪婪,战争,屠杀,神为什么允许这些罪恶发生?对于我们小的时候听到的大人经历过闹鬼的故事,为什么寺庙里的道士僧人会给人算命治病等等,又该怎么解释呢?为什么好人经常遭恶报,为什么那么多虔敬的基督徒对他们的身体反复祷告,仍然被病魔缠身甚至丧失了生命呢?不能说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至少也有着十多个的为什么,阻碍着我迈出决志信主这一步。后来有幸拜读到了里程写的《游子吟》,感觉自己心开始软化,心里的一些疑问得到了答案,使我感觉最强烈的是:人的智慧太有限了(我们在文化大革命受的教育是:人定胜天),人不可能靠科学证明造物主神的存在,因为所有的科学都是神创造的,不过是有待于我们人类去发现而已,就象我们唱的那首赞美诗歌里说的那样:当我们心未感觉;眼未看见之前,他已开始,他已运行,他正在成全。接着后来的日子里,我会偶尔的祷告,大部分都是为了自己祷告,乞求神让我的身体健康起来,祷告了好几次后,觉得我怎么还是有时莫名其妙的感觉浑身无力,怕冷怕到荒唐的地步,就乞求神给我信心,让我能感到神对我的爱,心想:创世纪里的那个雅各那么狡诈,神你都对他那么关爱,我好像人品比他强多了,你也就恩待恩待我嘛。我在盼望着有那么一天,能看见异象或者我的祷告得到回应后,能忘我的,甚至痛哭流涕的决志信主。同时也希望我的那些疑问能有一天都逐个得到答案,解开心里所有的疙瘩。就这样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停留在理性的认识上,没有感性上的飞跃,犹豫徘徊,跨不出信心的这一步。在今年范学德布道会上,当范牧师讲道:靠着我们人的智慧,你永远不可能完全明白圣经,永远不可能完全明白和解释神为什么让世界有苦难……上帝的愚拙乃是上帝的智慧,上帝的智慧也是上帝的愚拙……你要想看到黑暗,让黑暗蒙蔽你的心灵,上帝就给你这个自由,给你足够的黑暗,你要是选择光明,上帝就给你足够的光明。听到这儿,我心里顿悟,哎呀,我怎这么傻呀,明明已经知道神创造了宇宙,耶稣基督为了拯救人类而死并复活是不可推诿的事实,我干嘛要让心里的这些疑问做为我信主的绊脚石呢,难道当一个杯子里只有半杯水,我就会因半杯是空的而忍住饥渴不去喝那半杯水吗?当范牧师问到有那位朋友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你的救主时,我举起了手。

决志信主后,的确对生活的抱怨减少了,对平时视而不见的优美环境,美好的蓝天以及能生活在圣地牙哥这个人间天堂,心怀感恩。我喜爱大自然,树木花草,不无感叹地想到,植物释放出我们人所需要的氧气,然而又吸收着我们人呼出的二氧化碳,真是万事互相效力伟大的造物主创造的这么一个和谐的人与大自然赖以生存的世界简直是太奇妙了,然而我们的人类正在渐渐地破坏着神为我们创造的环境,我肯定也是一个间接的帮凶,真是罪孽!

在今年的退休会上,当于牧师讲道他曾问过一些人:你能说出五位对你的人生有帮助的人吗,结果有的人一时答不上来,他就诙谐的说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啊。这句话引起了我的反思,是啊,我好像也挺没良心的,从小到大,后又来到美国,总的来说还是挺顺利的,没有过大起,可也没有过大落,生活平平安安,平安不就是福吗?我没有象有些人那样是经历过大落后认识了主,是这样在平平安安的美好生活中认识了主,这难道不是神对我特别的关爱吗?因为神他知道我经不起大落。神给我了一位非常爱我的先生,非常稳定的工作,生活中最重要的两样--工作家庭都让我无可后非,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干什么要情绪低落,真是有那么点活腻歪了!

受洗的日子离的越来越近了,思想又开始了挣扎,我要不要受洗呢?我能做到神要求的那样成为世上的盐,世上的光吗?世上诱惑那么多,我晚上是该读经呢,还是看我喜爱的电视节目呢?奥运会的比赛太好看了,多想再能看到刘翔110米的跨栏比赛,多想“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中年轻人有活力的优美舞蹈。我能成为一个好基督徒吗?我能做到原谅别人吗?我能爱人如己和爱敌人吗?我想来想去,平着我与生俱来的罪性和自私,觉得我永远都做不到,肯定不会成为神所悦纳的基督徒。做到心里接受主,经常去教会,平时过着随欲而安的生活,不是很好吗?当王传道在电话里问我,这次要不要受洗,我犹豫了片刻,想到早已经答应了传道又不好反悔,就硬着头皮答应了。当上第一节课的时后,我们读到了圣经里的有关章节时,对我的情绪有很大触动,忍着没让眼泪流出。回家后,又把这些章节反复看了几次,没想到使徒保罗也有过这样的挣扎,罗马书里说到: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又说道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因为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这时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就这么简单,神就能接受我,不管我罪有多深,啊,这是多么伟大的救恩!神赠给我们人类的经典经历了千年,现在仍然能沁入我的心田,不无感慨地想到:神你是跨时空的,圣经是跨越时空的。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看到我们的主恩堂到世界很多地方传福音做着为人类很有意义的事,又看到我们北区王传道及很多的弟兄姐妹谦卑的,默默无闻的进行着各种服侍,所有的弟兄姐妹象肢体那样和谐相处,对我来说是主耶稣活生生的见证。我愿意今天受洗,愿意继续在主恩堂成长,愿意让主耶稣做我的救主,只是乞求主能敞开他的胸怀接纳我这个迟到的罪人。阿门!

霁虹

20128.19

 

twitterfacebookgoogle+pinterest

聖地牙哥主恩堂北區堂2015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