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电话: 858-675-8777转110
  • 电邮: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我来自天津,出生于河北省。在我有印象以来父母就一直在忙他们的工作,在五岁的时候我随父母到了天津因为父母是生意人,所以家里会拜财神,而我也从不少的神话故事中以为这就是神了,而且不是唯一的神。再大一些我开始看希腊神话,那里面有宙斯,有雅典娜…… 那时我很疑惑,为什么中国的神和希腊的神不一样?他们是有商量好各统治各区的吗?小学五年级时我转学了,新学校旁是一座有百年历史的大教堂,顶上有一个十字架,每天教堂的钟声都会传遍校园,教堂里的歌声也会飘到隔壁学校的我的耳朵里。我很好奇,也小心翼翼的进过那个教堂,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个大理石的水池,寂静宽敞的教堂中整齐的留着一排一排的长椅,席中有几个人或坐或跪的低着头默念着什么,宽敞的厅那头正中间的台子里嵌着一个十字架,有修女过来递给了我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马路福音。我还清楚记得那时心里的想法,这别是法轮功让我入教呢吧!那时的动作是转身就跑,觉得那个不吉利,回家查了查,原来那是天主教,是西方人的教堂,他们信的是圣子耶稣基督和圣母玛利亚。七年后我在计划出国,通过QQ找到了一个和我新学校Palomar有关的群,叫做Fellowship Palomar,他们是基督徒。入群之后群里的同学帮我解答问题还介绍我认识了更多在Palomar读书的同学,他们邀请我在开学前的周六去冲浪,周末邀请我去他们的教会,他们人很好,于是我决定到教会看看。我马上就要受洗了,我想在我决定到教会看时并没有想过我会这么快就认耶稣基督为主。在接受时,只觉得特别高兴,说不出来的高兴,像被催促似的,迫不及待的到了教会,激动忐忑的做了决志祷告。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我相信事在人为,我会疑惑鬼怪志异,我也不反对命由天注定,只是这个命不过是有多种选择,并不是被规定好的。要说信主前后最大的不同,就是认识神之后才看到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自私,嫉妒,违背父母(罗马书一章29节),罗马书中列出来的每一项罪都可以在我内心深处或者行为中发现。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敏感的人,我会觉得别人对我的态度有微弱的变化,但是这种敏感恰恰反映了我的贪婪,我贪婪别人对我的好,难以接受别人的忽视,我认识到自己会变成一个苛求他人苛求自己的人是因为我缺乏什么。现在的我很知足,也正是因为知足,我一天天的富足,我得到了平安和喜乐。

我一直认为自己的道路是平坦的,有爱我的父母弟弟,有健康的身体,有知心的朋友,每天有值得开心的事情,尽管在成长的路上有不少磨练,但感谢神让我一只懂得感恩,懂得信靠顺服,让我这么爱生活,爱人。现在我学会了用敏感细腻的个性品味他的恩情。主啊,我感谢你,感谢你赐予我的一切。

一涵

2013-3-31

twitterfacebookgoogle+pinterest

聖地牙哥主恩堂北區堂2015年6月